今天在地铁里教育了一个上海人 Unknown 2013/01/24

| |

俺今年18岁,第一次到上海。不想离开家乡,老乡劝我帮忙建设新上海。没有外地人,上海行将崩溃。由于肩负了巨大使命,我只能挥泪告别父老乡亲。

ditie-taopiao

火车站下来,老乡带我乘地铁。上海地铁不要钱,我胸有成竹地钻进了地下铁。

里面好豪华啊,人好多啊。一个个上海女人,打扮得跟妖精似的。上海女人不好看,比村里的阿花差远了。一边批判着上海女人,我一边伸出手,偷偷摸那些妖精的屁股。

老乡优雅地钻过了闸机。阿三快过来,俺们都进来了。果然闸机口有很多乡亲,正在开农运会。有的表演双杠,有的助跑跨栏,还有的贴在一起象千手观音,慢慢向前蠕动。乡亲们已经改变了这个城市,我非常欣慰。

突然,高傲的上海话声音:狗才会介样钻过去。眼角一扫,一个上海老阿姨,不屑的表情。什么,污蔑俺们是狗?上海人真是太排外了!这些人难道忘了,没外地人做贡献,上海连大米都吃不到吗?一阵阵的悲愤从心头涌起,我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奔过去,拍了拍老阿姨的背。

上海人,请闭嘴。我愤愤出示了鱼书记的批示“上海,是全国人民的上海”。

无知的老阿姨,外地人都是来上海做贡献的。地铁票价这么贵,我们难道就不能逃票吗?上海地铁是外地民工造的,我们难道就不能逃票吗?我们都是上海的新主人,为什么就不能逃票?就算地铁公司损失上万,为什么就不能逃票?国民的素质都是制度逼出来的,为什么就不能逃票?上海人还用沪语报站的,为什么就不能逃票?

一系列的排比句, 犀利地击倒了无知的上海老阿姨。她脸色煞白,一言不发。周围响起了轻微的掌声,掌声越来越大,终于汇成一股巨大的洪流。有人用家乡话喝彩:小兄弟,嘎嘎的!还有人吹起了口哨:继续继续。几个钟点工打扮的乡亲,甚至激动得哭了起来。上海阿姨终于抵抗不住巨大的民意,低声向我请求原谅。我铁面无私地告诉她:请大声说出来。老阿姨只好说:“对不起小兄弟,是我错了。上海地铁不应该买票。”

地铁里一片欢腾,乡亲们纷纷从闸机上爬下来,要与我合影留念。我向狂欢的人群挥了挥手,一猫腰,钻进了闸机下那个量身定做的洞。

今天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啊。

shanghai_shi_quanguorenmin_de_shanghai

  http://club.pchome.net/thread_1_15_7426719_1.html

请给这篇日志评个分吧~!

本文评分: 3.8/10 (8 votes)    提示:您还未对本文评分,您可以进行评分并发表您的意见!

加入收藏!

发表评论

昵称

网址

电邮
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[注册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