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电台葛明铭老师怒批“沪语被抵制” Unknown 2013/02/20

| |

上海电台戏剧曲艺频率(中波1197,调频97.2)12月11日18点播出的《王小毛信箱》,听一下葛明铭老师是怎样评论的。

记得读中学个辰光学过一篇课文,题目叫《最后一课》,讲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德国人占用了法国一部分领土,占领以后就规定:学堂里要废止法文要开始教德文,第二天就要实行,一个法文老师忒学生上最后一趟法文课,本来这点小朋友侪是调皮捣蛋,惹老师生气,而搿天大家认真得勿得了,安安静静听老师上课,最后老师了了结束讲课之前了黑板高头下仔五个大字,“法兰西万岁”。 搿篇课文经典个,现在中学课本里还是保留了了。 当时读搿篇课文让我尼觉着一个民族语言是几乎重要啊,当一个民族勿能够使用本民族语言辰光是几乎痛苦啊!当侬勿能够用本土语言进行交流个辰光搿个民族也差勿多了。

前几天了徐州参加了闵台语展览馆,看到了介绍了当年“甲午战争”中国战败,被迫签订了《马关条约》,拿台湾割让拔了日本,日本人就了台湾个学堂推行了日语,禁止了汉语、禁止闽南语,伊拉就想从语言方面拿台湾割让出去。 一个地方连自家个民族语言都勿准讲、么资格讲,搿个民族也真个消亡了。

现在我尼生处和平时代,用勿着担心外国人到中国来禁止阿拉民族语言。 但中国闲话是个大概念,是个统称,中国语言包括汉语、少数民族语言,而汉语又包括官方推广个普通话忒各地方言,其他方言前景哪能,我不得而知,单讲阿拉天天要用个上海闲话,居然是危机重重、前景堪忧啊! 危机来自两个方面:

(1)大量个外地人口进入上海,立老脚跟个我尼称为“新上海人”,么立老脚跟个称为“流动人口”,伊拉忒旧社会20世纪初进入上海个勿一样,当年广东人就是一口广东闲话,宁波人就是一口直瓜挺硬个宁波闲话,苏北人一口高亢个苏北话,踏进上海以后要么就是坚持讲自家个方言,就像人家老宁波,生活了几十年了还是一口宁波闲话,还有一种就是学一口地地道道个上海闲话,而且勿管上海闲话学了像勿像,已经有上海闲话字句了,形成一个地区个认同感。 但现在进入上海个外地人勿一样了,绝大多数侪不急于学上海闲话,而且又勿坚持自家个当地方言,勿管阿里,伊拉当地方言侪勿讲了,侪讲普通话,而且偏偏就是勿肯学你们上海闲话,一开始人还勿多、势力勿大,上海本地人还勿大肯欠求伊拉,但是到了外来人数量庞大个辰光,上海人只好欠求伊拉了,跟老仔伊拉一道讲普通话。 各么外地人为啥头颈轧硬类,因为有靠山,旧上海因为么推广普通话个政策、靠山,所以只好向上海人学上海闲话,当然勿学上海闲话上海人也勿会的赶伊拉走个,上海人是最讲包容、最讲宽容、海纳百川。 各么现在已经立老脚跟个外地人头颈为啥轧硬,因为伊拉有的官方推广普通话个政策作为后盾,上海人么已经理勿状、气勿粗,有点矮人三分个感觉,再讲国家号召要响应,上海人么一向是最听国家个号召、国家个响应,大量个外地人到上海对上海方言个冲击、压制相当大。

(2)另外一个危机就是上海个小囡从小就勿会讲上海闲话,张口就是普通话,啥道理呢?学堂里厢规定要讲普通话,学堂里讲习惯了忒自家爸爸妈妈等长辈也讲普通话。 国家推广普通话个政策绝对是正确个,再经过教育部门强烈执行,甚至还牵涉到了老百姓的家庭用语当中。 21世纪初出生个小朋友上海闲话已经讲勿来了,我尼晓得,现在大多数侪是“小太阳”式个家庭,小囡就是小太阳,长辈侪是猩猩,围老小囡做,小囡要讲普通话,大人么办法,只好跟老一道讲,连得长了年纪个祖辈普通话讲勿立起个只好跟老孙辈一道讲。 还有就是大力推广普通话个当中,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,普通话讲出去蛮高档个、蛮有身份个,讲上海闲话像低人一等一样,俗气一样,竟然形成了这种错误个观念,造成上海人讲上海闲话越来越缺乏自信、越来越缺乏底气。 而外来人口到上海来生活、学习、工作越来越勿愿意学习上海闲话了,因为伊拉认为我到上海来国家是支持阿拉讲普通话个,阿拉有推广普通话个坚强后盾,所以你们上海人必须跟老阿拉一道讲普通话。

我亲眼看到搿能一桩事体。 了了一家国家机关个办事机构里,看到一对年纪蛮大个老夫妻来询问一桩事体用上海闲话讲,刚刚开口还么讲光只看见一个接待人员像外地来个,外地人考公务员考到上海来个,狭气傲慢个讲:“请说普通话。” 两个老夫妻只好结结巴巴、吃吃力力用普通话忒伊交流,因为搿两个老人普通话勿像普通话,上海闲话勿像上海闲话,洋泾浜个,外地人大多数听勿懂,一面孔勿耐烦。 我当时看了心理老气了,狭气吼死,喂!侬啥体勿好学一学上海闲话啊?学了上海闲话来接待老年人侬就犯法啦?搿桩事体拔我触动狭气大。 我现在老是接到各种中介个电话,啥个黄金投资啊!商铺投资啊!房地产啊!等等等等,各种骚扰电话特别多,打电话来个必是一口外地普通话,本来我还是用普通话回答个,搿桩事体发生以后对我刺激蛮多。 我现在只要听到中介打过来用普通话讲个,我一律用上海闲话回答,效果老好个,本来侬用普通话讲个伊有的忒侬烦了,现在侬用上海闲话上去两句闲话伊马上就挂忒类!因为伊觉着沟通勿方便。 又一趟一个房地产中介来问我啥个房子要买伐,乃么我用上海闲话回答,叫啥伊居然要求我使用普通话伊讲,乃么我就讲了:“先生,请侬学好上海闲话了再来忒我打电话。”马上忒伊挂特。

请给这篇日志评个分吧~!

本文评分: 6/10 (7 votes)    提示:您还未对本文评分,您可以进行评分并发表您的意见!

加入收藏!

发表评论

昵称

网址

电邮
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[注册]